心靈隨筆

這年地球大不同 The Year Earth Changed

小生 ~ 2021 年 8 月 20 日

全球大停擺給我們的啟示

2020年,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大爆發,各國被迫封城,經濟活動停滯、學校停課、航空交通停頓、市民留在家中工作,不作任何接觸和社交,旅遊勝地變得冷清,工廠停工以致工人失業。以上種種聽起來都很震撼,又令人擔心人類的未來會變得怎樣。在人類世界一片愁雲慘霧之際,大自然界是否如我們所看見的那樣慘呢?這大爆發給我們甚麼啟示呢?

Apple TV+自各地正常活動停擺開始,拍攝這個大自然——人類世界以外的實況,並由著名的大衛艾登堡爵士(Sir David Attenborough)旁白。從記錄片「這年地球大不同(THE YEAR EARTH CHANGED)」看到一件一件令我們意想不到的事件,使我們驚訝,甚至叫我們人類慚愧。記得2008年有一齣科幻電影「地球停轉日(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)」,地球如果真的停止自轉,整個生態系統都會有很重大的影響甚至破壞,這一年多地球沒有停轉,但人類的活動被迫停擺,在人類眼中看來已是極度嚴重的事故。以下是節錄記錄片部份內容,及這節目對筆者帶來的思考。

 

 

消失的山脈

經濟活動停擺,工廠停工,廢氣排放量近乎零,不出兩星期,在印度賈朗達爾(人口一百萬)出現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景象:只需爬上屋頂向上看,就可以清楚看到高聳的「喜馬拉雅山脈」,當地人對此十分驚訝,甚至有人說他住在這裡一輩子,從來沒有親眼看見過這山脈,原來就在他住的家背後。從前這城市總是有著一層污煙漳氣,看不見青天,更莫說這山脈。猛烈的陽光下只會看到一層黃色的空氣。工廠停工只是十幾天,廢氣污染不再,眼前就出現近在咫尺的崇高山脈。

 

 

沙灘上的小生命

海龜要延續下一代,需要游上沙灘產卵,近年研究所得,牠們的數目日漸減少,部分原因是母龜找不到合適的沙灘產卵。疫情擴散,出外旅遊的人數劇減,有些國家及地區的旅客人數甚至降至零。美國科羅拉多朱諾海灘 Juno Beach Florida,平常的春季假期必定人山人海,2020年的春假則冷清得如同沙漠。不過,這期間,赤蠵龜在這沙灘上產卵數目增加了50%,小生命誕生的數目自然也隨之而增加,就這麼停了一季,人類把沙灘歸還給大自然,母海龜才可以很安靜地在沙灘上產卵,這是牠們出生以來第一次不受人類打擾下產卵,大自然界又可以從那危急關頭喘過一口氣。

 

 

聽不到的歌聲

自從發明了汽車,人類在交通和行動上都方便了很多,但是噪音也多了,只是住在城市裡的人都已經習以為常,耳朵聽進去的的噪音會自動過濾,不過在大自然裡的美妙歌聲,就被這些人造噪音完全蓋著了。在疫情大爆發開始,人人都留在家中,足不出戶,街上鮮有地完全沒有汽車,記錄片攝制隊在三藩市街道上做收音記錄,收錄了鳥兒清脆的歌聲,這是自1950年起都不曾在城市裡有過的美妙歌聲。

以上情況同樣發生在水裡:阿拉斯加海域因為郵輪絕跡,水世界比之前安靜了25倍,這裡的座頭鯨可以重新在一個寧靜的環境裡生活,攝製隊拍攝到座頭鯨媽媽帶著牠的孩子覓食的情況,明顯見到牠們在這疫情期間的生活比以往的更活躍自在,在沒有噪音的滋擾下,覓食更容易,幼兒存活率大大提升。大海的另一邊,紐西蘭的海豚也因為海裡噪音減低了,使牠們的溝通範圍增加了三倍;加拿大薩利希海(Salish Sea)噪音減低了四倍,殺人鯨可更有效地捕獵。不止海裡的噪音減低了,就連不少港灣的水質,因為遊客減少了而回復到「優質」水平。

 

 

動物度假村

在南非的普馬蘭加省(Mpumalanga),每年平均有四百二十萬遊人來觀賞動物大遷徙。這裡有不少豪華度假村,供遊人入住。疫情下也不例外,同樣吸引了一班遊客入住這些度假村,只是換了新面孔,牠們是:長尾猴、高角羚、安氏林羚等,還有不計其數的雀鳥朋友,牠們每天就在這裡享受著人類的建築和大自然的美食。

人類不斷掠奪動物的活動地盤,空間縮細了,覓食就有困難。疫情下,攝製隊拍攝到一隻原本在晚間才出沒覓食的雄豹,白天時間大膽地出現在度假村裡,並隨意挑選牠的大餐。

 

 

企鵝回家之路

南非開普敦(Cape Town),黑腳企鵝的家園,牠們是原住民,訪客人類在牠們的家園上建立人類社區,企鵝每天就在這裡來回海洋與鳥巢之間,覓食以餵哺牠們的幼兒。疫情前,白天裡社區人來人往,企鵝父母被迫迴避,在海裡等到夜幕低垂,沙灘上玩耍的人類離開之後,才可以經過沙灘和大街小巷,回到鳥巢餵哺幼兒。如此,牠們養育子女的時間就被限制,幼兒成長慢,數目也只可能一對父母一隻。

疫情使牠們的起居飲食、作息時間得到大大的改善,牠們現在可以在白天時大搖大擺地在街上、沙灘上行走,每天可以喂哺幼兒超過一次,甚至出現一家四口的情況;希望這轉變可以幫助這些企鵝在過去三十年數量下跌率達70%的危機之下,能成為牠們繼續繁衍的轉捩點。

 

 

奈良鹿的小食

住在奈良的鹿,有一個相信跟其他地方生活的鹿不一樣的能力:向人類鞠躬。只要這樣做,就可以得到美味的食物——鹿仙貝。奈良鹿經常出沒在熙來攘往的寺廟,為的是向人類索取仙貝。這些仙貝其實是一種人造的小食,我們也很熟悉,成年人會管制他們的孩子不可多吃。疫情爆發後,寺廟人潮消失,門庭冷落的廟外空地,一群群鹿悠然自得地享受日光。起初有些人很是擔心牠們會因為沒有人類喂食而捱餓,但攝製隊拍攝到奇妙的事情:奈良鹿覓食記。一隻成年老鹿,帶著一群年青鹿從寺廟出發,走兩公里半路程,去到一處空地,那裡長滿青草、灌木植物、草本植物等,是鹿的天然大餐廳,牠們就在那裡大快朵頤。經過一段時間之後,生物學家發現這些鹿吃了天然大餐,比以前更健康。大自然裡,動物有牠們天賦能力去找到生存出路。

 

 

大象家庭的大餐

前面所見,均似是人類做得不當,影響了大自然界生物、動物的生存空間。在印度阿薩姆邦,一條村落裡就想出一個共贏的方法,並且得到美滿的效果。

阿薩姆邦一條村落的村民經常都要跟他們的鄰居——大象「打交道」,由於大象原來的家園被人類開墾作農地和村落,牠們覓食的範圍被侵佔,晚上會跑到人類的農地裡開大餐。村民當然不會那麼慷慨,於是就上演一幕幕驅趕大戰,有時更會出現死傷,人類和大象都有。疫情開始,以前跑到城市裡工作的村民因停擺而回鄉,有人留意到大象和人類的衝突,得到保育組織的協助下,想到一個與大象共存共榮的方法:大象需要食物,人類要保護農作物,村民就在農作物旁邊種植大象需要的食物,讓牠們可以自由地吃,農作物得以保存完好。經過努力,成效十分理想。

 

以上是這記錄片一些有趣和有意思的內容,製作人員想帶給世界一些訊息,觀看後筆者有以下的體會。

 

 

人類是這大地的管家?

創世記第一章26節,神說:「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,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,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、天空的鳥、地上的牲畜和全地,以及地上爬的一切爬行動物。」28節,神賜福給他們,神對他們說:「要生養眾多,遍滿這地,治理它;要管理海裡的魚、天空的鳥和地上各樣活動的生物。」上帝創造世界、天空、地上、海裡各樣生物後,就交給人類管理,人類就是祂的管家。管家者,受托於主人,替主人做事。主人吩咐管家做事,自然會期望這管家做得妥妥當當:大屋打掃得乾淨、整齊,原來有的東西好好保存不會掉失,後來加添的也會被安放在一個合適且美觀的位置;家裡有寵物的,照顧牠們吃得飽、活得開心自在;如果有孩子,更加會期望管家能保障孩子安全,這是作為管家的責任。

然而,就以疫情爆發前後的情況對比所見,地球管家似乎沒有好好的與這個大自然世界共融,更多時候在侵略其他物種的領域,趕走那些「原住民」以取得更多經濟利益。當然,這是過於偏頗的說法,人類當中也有著「當一個好管家」的想法,就以最後一段大象家庭的經歷,得以在村民努力下享用大餐,又不會跛壞村落。

 

 

科學實驗

一直以來,人類自豪的說人類多聰明,科學發展有多發達,可以改造自然生態環境,造福人類。近幾百年,這些科學工程的確帶來了不少改變,新道路使交通時間縮短、改變河道方便船舶進出;大量工廠在各城各鄉建立起來,為人類製造各種各樣方便生活的物品,讓人類看似活在一個更美好的環境裡。可惜,以上這些所謂造福,都只是為了人類,多年來無數環保團體公開呼籲各國各地政府正視空氣污染問題、警告過份開墾土的會造成生態破壞,這「大屋」的管家並沒有打理得乾淨整齊。

人類喜歡和相信科學實證、數據,上帝就在這一年多時間裡,給我們做一項科學實驗,讓我們看看沒有人類影響的大自然會變得怎樣。上帝的創造是美好的,創世記記載上帝創造世界時,一個很重要的原則:各從其類,相互之間不干擾之下能共存,這是上帝的意思。動物有他們的疆域,牠們從不越界,只有人類會為了私利而大肆侵略、破壞,為的是經濟發展。

 

 

糾正錯誤的行動

主人回到家,見到家中一切似乎並不是他的心意,當然會即時糾正,讓管家知道應如何處理。這一年,上帝正在進行「糾正錯誤」行動,來反轉管家做的錯誤。疫情使人類的「正常活動」暫停,城市裡少了人上街,街道上行駛的車輛數目近乎零,沙灘、海灘空無一人,遊客不可以到外國外地旅遊,一切人類看為重要、必要的活動都停擺,經濟一落千丈。各方面的消息都著重人類經濟發展,各地政府正努力為回復「正常」生活想方設法。

上帝的焦點則有所不同,祂會用自己的方法,去保護祂所創造的世界,而不由得祂的受造物——人類作主。這疫症爆發初期,曾經一段時間追溯源頭,要找出需要負責的「人」。無論最後能否真相大白,這都只是在人類世界層面裡的事,在上帝而言,祂正在告訴人類一個重大的訊息:人類活動暫停一刻,地球大氣層和氣候就有了刻喘息的機會;自然界在沒有人類「參與」的情況下,動物可以過得更好。

整個地球都因為疫情,得到喘息的機會。大自然正在「修正」,不過可以修正到甚麼程度?疫情一旦給人類控制了,人類的「具破壞性」的活動重新開始,會否變本加厲作「報復式」的發展?民間已經有了「新常態」這個說法,意思是這個改變將會是未來的常態,不會回復舊觀,如此說來,這疫情對人類已造成了永久性的影響,聽起來可能是好事。

 

 

結論

「這年地球大不同(THE YEAR EARTH CHANGED)」是一齣發人深省的記錄片,短短五十分鐘時間帶我們走遍全個地球,觀察疫情之下自然生態的現況。每一齣科學記錄片的意義都是給我們重要的提醒,作為管理大地的角色,我們做了甚麼來保護這自然界?或做了甚麼而破壞了這個大自然?小時候媽媽經常對著頑皮的我說:「不期望你幫我做家務,只想你不要搗亂。」我們在日常生活裡,何時會記得保育大自然?在遙遠的非洲、深處的海洋、高高的山脈,我們所知甚少,但是原來我們的一舉一動,都會對整個地球產生影響,不要再說一件垃圾不重要。

影片中,大衛艾登堡這樣說:「我們能夠從這一刻受到甚麼啟發,找出跟大自然和平共存的方法?」「回顧過去一年,對我們(人類)來說都是難捱的一年,我們能夠學到甚麼去保障自然界,和我們自己的未來?」過去幾十年,已有過不同的組織、電影、活動等,宣傳保護環境,有些國家和地區政府也已立法規管保護環境的行為,過去這一年(2020),上帝告訴我們過去所做的環保工作,還不足以修正我們的錯誤,我們應該好好反省。

上帝把人類和一切生物創造出來,放在同一個家裡,期望所有物種可以和諧共存,一起使這地球更美;所有受造物的生命都是緊緊的結連在一起,無可分割。這一年,祂叫我們停下來,好好留心這個家,好好保顧家裡每一種物種,既然我們有超越牠們的智慧,保衛地球的責任當然是落在人類的肩膀上,每一個人都可以出一分力,愛顧、保護地球和世上的生物,這是上帝的吩咐。

 

~ 完 ~